清心寡欲

胜出!不逆不拆!
咔吹久吹!
咸鱼,翻不了身
会写一点点垃圾文字

(二)

龙咔X龙久

OOC预警

甜,不虐,绝对HE

啊哈哈我来啦,写得超差劲的我又来啦。

上一章在合集里_(:з」∠)_

绿谷出久睡在自己由绿色藤蔓缠绕而成的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其实龙族没有固定的休息时间,他们生命极长,且无需做什么,凭借本身的血统就可以成长为相当厉害的地步。历史上的龙族基本都是战死的,而不是因为衰老。即使拥有这样漫长的生命,龙族的数量也维持在一个惊人的低数字上,极低的生育率使他们的种族维持在一个固定的区间里浮动。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的出生可以说是近两千年以来的生育高潮了。

绿谷出久保持每天睡觉的作息是因为精灵族母亲的耳濡目染。除了已婚配的龙会住在一起(大部分也是分居)外,其他龙都是独居,绿谷家无人会化成龙形,所以出久一直都和妈妈住在一起。他们家的所有用具都是植物构成的,都是因为他们对植物的亲和力非常高,植物们都会随着他们的想法生长。

平时,绿谷出久躺在这样生机勃勃的床上总能很快入睡,可今日,他的脑海里完全被另一个人占据,使他不得安眠。

他喜欢小胜。

他知道他喜欢小胜,尽管小胜总是那么暴躁,但他知道,小胜面对事件的时候都非常冷静,他只是因为火系能力过于强而影响到了性格而时常发脾气而已。他知道,小胜比谁都要温柔。

龙族很喜欢睡觉,主要是没什么事做,所以龙岛总是寂静的。除了他俩刚出生时,大家因对新生儿的新奇而醒来围观(主要是对爆豪胜己的强大天赋啧啧称奇,对绿谷出久的特殊惊叹不已),但在看多了之后也就对他们失去了兴趣。龙族对孩子们一向都实行放养政策,反正有传承记忆,到时候什么都能自己学会的,所以他们又睡过去了。绿谷出久喜欢生命力旺盛的东西,在他身边,再没有什么能比爆豪胜己更有活力了。他喜欢他身上一切的东西,金色的头发,健壮的体魄,还有那猩红的眼睛,即使这双眼睛里总带着嘲讽。

但他知道的,他知道,小胜可以多温柔。

那还是很小的时候,他们大概才五百多岁,甚至那时候的绿谷出久还没有任何能力,除了龙族自带的伴生空间外,他甚至连自己的蛋壳都无法食用,成年龙族一点都不担心,相信他总会觉醒的,再不济也还有胜己保护他呢。

爆豪胜己总是对事物充满了探索欲和征服欲,他那天带着绿谷,扬言要征服龙之森,雄赳赳气昂昂地向前走,绿谷出久就在他的背后跟着他,看他昂首挺胸,做着一个合格的小跟班。

本来只是一个小小的探险活动,毕竟龙之森的生物都明白龙族的护短,并不敢招惹他们,爆豪胜己一路向前,畅通无阻,绿谷就在他的后方为他助威。

突然,爆豪胜己伸手捏住了闪现的一只动物的头部,想以强大的握力将这卑劣的偷袭者捏碎,却没有成功,微微蹙眉,:“哪里来的杂碎,居然还有点实力。”说完将那物甩在了地上,扬起了一片尘埃。

“小胜!是远古狼族,多本古籍记载中它们已经灭绝了,但没想到龙之森里居然还有,它们一向是群体行动的,以我们现在的能力,还不能……”

“吵死了,”爆豪胜己不耐烦的打断他的科普,“废物就是不懂总结才会话那么多,有困难,解决就好了。

“可我们还没有成年呢,可能……”绿谷出久被爆豪胜己的眼光震慑住,讷讷的闭上了嘴。

“不要用你的标准来界定一个天才,没有属性能力的Deku,”爆豪胜己将他推回自己的背后,“弱小的龙就乖乖地站在英雄身后接受保护吧。”

绿谷在这么多年里已经听多了这样嘲笑他的话,虽然心中有些黯然,可是还是担忧地看着爆豪胜己,因为他的弱小,爆豪胜己还需要分神来保护他,可能对小胜来说还是勉强的……

隐藏在草丛间的狼族对着两名龙族幼崽露出了垂涎的绿光,他们的血液是如此地芬芳,勾得它们忘记了成年龙族的恐怖,只能看到眼前的美味。(龙族的血液对其他种族的血统有进化功能,有一定概率使野兽族群进化为兽人。)

爆豪胜己带着绿谷出久后退了几步,直到绿谷的背贴上了树干,这样他就可以专心地面对眼前的敌人而无后顾之忧了。

爆豪胜己直接化成了龙形,这个自然体态的他维持体型不需耗费多余能量,龙族的皮肤也就像铠甲一样坚硬。

领头的狼龇着的牙齿滴下肮脏又腥臭的涎水,贪婪地抽动着鼻子,迫不及待地扑了上去,敏捷地躲过了爆豪胜己爪心的火焰,低声呜呜叫,其他的狼群便有秩序地按序攻击起了爆豪胜己的弱点,朝着他的防御薄弱处撕咬。

爆豪胜己的好战因子被彻底激发出来了,他强硬地用皮肉抵御它们的攻击,死死地掐住那些实力较弱的狼族的脖子,而那只领头的狼却借此咬住了他稍嫩肘子的内侧,破开他的皮肤,待他将它甩出去时,那犬齿在他前臂划出了四道深长的伤口,血液飞溅到地面上,植被被炽热的龙血碰到立即就枯萎了,可头狼宛如吸食了毒品一般,眼神愈发疯狂了起来。

爆豪胜己的身体就像一个坚实的堡垒,将绿谷出久护在了里面。绿谷出久死死地咬住了嘴唇,泪水大颗大颗地从眼眶中滑落,他用手捂住嘴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瞳孔几乎要因为惊惧缩成了一个点,该怎么办,怎么才能够让小胜拜托眼前的困境,该怎么办啊!他眼睁睁地看着爆豪胜己的血液被狼吞咽,心中的愤怒几乎让他难以自持,那么强大的小胜,什么也打败不了的小胜,身为胜利的象征的小胜,居然会被这种生物玷污!他目眦欲裂,捡起了一块手边的石头。

“放下,”爆豪胜己的声音比以往都要冷静得多,“我可是誓要超越神圣巨龙欧尔麦特成为最强象征的伟大龙族,怎么可能在这种地方失败。收起你无谓的担忧,安心当被保护的配角。”

可是,可是!绿谷捏碎了手中的石头,他知道自己的动作不仅不可能对敌人起任何伤害,还可能引火烧身,可是这种情况下,他怎么可能做一个漠然的旁观者。

毕竟,绿谷出久这头不正常的龙也和爆豪胜己一样,憧憬着欧尔麦特,想成为最强的龙族啊!

爆豪胜己身上的伤口越来多,甚至连身体都摇摇欲坠,当爆豪胜己周围布满了或昏厥或死亡的狼族身体时,那匹狼也终于成功地将牙齿勾在了爆豪胜己的皮肉上,怎么扯也扯不下来,两个人用眼神狠狠地较劲。

突然一块石子砸在了它眼珠子上,痛得它哀嚎一声,慌忙下松开了嘴,只听见绿谷出久颤抖着开口,“我不许你再碰小胜!”

言罢,一道绿色的却暗暗流动着诡异红光的细弱藤蔓细弱藤蔓纠缠上去,绑住了它的咽喉,爆豪胜己没有放过任何机会,把爪子塞进这只狼的嘴里,爪心对准咽喉,发出了最后一击爆炎,直接摧毁了它的内腑,结束了它的生命。

头狼最后也没想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死掉,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藤蔓束缚住了它的行动,更不懂得为何弱小到被自己忽略的人类一般的杂交崽子是自己失败的关键。

看到它死了,爆豪胜己瘫倒在地,费力地撑开双眼,瞪着绿谷出久,嗓音因为过度使用爆炎而沙哑无比:“可恶,DEKU,我不是被你救了!可恶!可恶!我是自己撑过来的!你永远都别想小瞧我!”

绿谷躺在他的不远处,刚刚才觉醒爆发的木系能力掏空了他的体力,他无力地喘着气,“是呀,小胜最厉害了,是最厉害的龙。”

也是我的英雄,这句话他没有说出口,到了喉咙又咽了下去,只敢在心里重复:

是我一个人的英雄。

爆豪胜己满意了,哼哼了一声,又凶巴巴地说:“给老子滚过来。”

绿谷出久听话地滚了过去,爆豪胜己用爪子扒拉了几下,把他放在自己柔软的腹部,喷了口鼻息,命令道:“睡觉!”

爆豪胜己察觉到了由绿谷出久召唤出来的藤蔓正在自动清理他没弄死的狼,才放心地让他睡觉,而他自己也已经到达极限了,细胞们都叫嚣着想要用睡眠来治愈伤口,让他觉得昏昏欲睡,而且废久软绵绵地靠在自己身上也还算将就,就是废久那该死的头发弄得他的肚子痒痒的,见绿谷乖乖地闭上了眼睛,只来得及匆忙地检查了一下他是不是真的要睡觉了的爆豪胜己就沉沉睡去了。

爆豪胜己睡着后,绿谷出久睁开了眼睛,小胜的腹部暖烘烘的,让脱力的他感到舒适无比,手指一动,就有小小的藤蔓缠绕过来,他轻声说:“谢谢,剩下的就麻烦你啦!”指尖微点,几匹高品阶的狼族尸体就被他收入了空间,再次将手搭在爆豪胜己的肚子上,绿谷出久满足地叹了口气,也进入了睡眠。

两人身上溢出的元素能量纠缠在一起,红色的元素团压迫着绿色能量团,也在将力量分给它,绿色的元素团吸收着壮大着,再将力量反哺给它,二者相辅相成,竟是越来越强大了。

 

眼睫扑扇着,绿谷渐渐地睁开了眼睛,入眼的是衣物,爆豪胜己已然化成了人形,他轻轻地松了口气,看来小胜已经恢复了,手动了动,却摸到了他劲瘦的腰身,绿谷出久倒吸一口气,却发现爆豪胜己已经成长为少年模样,约有13-14岁的样子。

龙族成长如果按部就班则需要很长的时间,若是遇到机会,激发身体的本能,就会加速成长,幼年期最明显的就是人形外表的成长。

他们俩实在靠得太近了,绿谷出久几乎是蜷缩在爆豪胜己的怀里,他的双手搂着爆豪胜己的腰,而爆豪胜己头低着,手耷拉在他的肩膀上,绿谷出久的脸就靠在他的腹部,鼻子里充斥着的都是他身上阳光一样温暖的味道,他悄悄地红了脸,爆豪胜己的体温透过衣物,强硬地将绿谷出久与他相接触的皮肤灼成与自己相同的温度。

绿谷出久有点透不过气来,轻轻抬起了头,爆豪胜己的眼睛闭着,遮盖住了他最喜欢的红色眼珠,现在的他看起来甚至有一点乖,绿谷出久鬼迷心窍地伸出手,怕惊醒他,动作迟缓得像个树懒,但目标明确地落在了爆豪胜己的头发上。

猛地睁大了眼睛,被这软乎乎的触感震惊到了的绿谷出久不受控制地揉了一下手下的头发,到底是什么样的原理能使小胜的头发保持柔软的同时还倔强地挺立着!

“啪”他的手腕被攥住了,爆豪胜己睁开眼,对上了绿谷出久剔透的绿眸,“你在做什么?嗯?”

绿谷出久感觉手腕要碎掉了,结结巴巴地开口:“那个,小胜,我看到有……有树叶落在你头发上了,所以我……”

“你当我是傻子吗?”爆豪胜己眯了眼睛,投射出危险的光芒。

“没有!我说的是真的!”绿谷出久急切地抬头,却发现他们一个绿而发红的藤蔓围起来的圆球里,“哎???”

“你倒是给老子继续编啊!”爆豪胜己手心里有火星在闪烁。

“对不起!”绿谷出久从爆豪胜己怀里爬起来,大声地道歉。

“哼,”爆豪胜己伸手轰了藤蔓,炸出一个洞,跳了下去,“收好了啊,别浪费老子的血。”

那藤蔓吸收了爆豪胜己散落在地上的血液,居然进化了。

绿谷出久没想到他居然这么轻易地就放过了自己,大力地点了头,手指搓了搓,那藤蔓乖觉地在他的手腕上绕成了一个环。

“Deku,下来,我们去灭了它们的族群,”爆豪胜己不爽地说:“你又在磨蹭什么啊。”

“来了来了,”绿谷出久也爬了出去,发现爆豪胜己正已经将剩下的尸体烧成了灰烬,正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怎么回事,你怎么一点都没长大?”爆豪胜己看着还像个小孩儿似的绿谷出久,嘴角勾起了一抹嘲讽的弧度。

“很快,很快就会长大的!我一定不会落下小胜太多的。”绿谷出久羞耻地红了脸。

“我们的差距,可不是你觉醒就能随随便便补上的,”爆豪胜己轻嗤。

一定会的,绿谷出久在心里说,不然,怎么得到小胜呢。

抬头看到爆豪胜己已经走远,赶快站起来跟了上去,轻呼“小胜,等等我呀~~~”

“吵死了,自己跟上来啊!”

 

 

 

爆豪胜己带着绿谷出久很快就找到了狼族的剩下族人所在处,丝毫不留情地将它们斩草除根,毁尸灭迹。

绿谷松了口气,还好之前收了几具狼尸进空间里,远古狼的皮毛可是绝佳的衣物材料选择呢。

爆豪胜己发泄完了,爽快无比,就连脸上的表情也不是一贯的嘲讽了,他不顾绿谷出久的意思,直接将他提起来飞回家——这也成了未来很多年他们的回家模式。

绿谷摔得在地上滚了两下,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嘟囔着:“小胜一点儿也不温柔。”

“哈?你这混账在说什么?”爆豪胜己挑了眉,这个废物倒是越来越放肆了。

“我说小胜是世界上最温柔的人!”绿谷出久把手围起来放在嘴边,对着天空中的爆豪胜己大声喊道。

“嘁,走了,”爆豪胜己撇开脸,飞快地向自己的洞移动,金发将他微红的耳尖遮得严严实实,这个家伙,成天在脑子里想些什么令人羞耻的话啊,这么大声是想让全天下的人听见吗,真是个满脑子都是垃圾的废物,爆豪胜己恼羞成怒地想。

可是小胜,绿谷出久的脑子里都是你呀_(:з)∠)_。

 

 

“妈妈!我回来啦!”

“出去了这么久,是遇到了什么难事吗?”

“嗯,但是小胜已经全部解决啦,妈妈我觉醒了能力了!”

“真的吗,我们出久超帅的!”

“妈妈,那个……你知道怎么鞣制动物皮毛嘛?”

“嗯?你想亲手做衣服吗?”

“我想给小胜做一件披风!”

“好呀,那你可不能半途而废哦。”

“我一定会坚持下去的。”

接下来的数年,绿谷出久都非常忙碌,爆豪胜己去龙之森锻炼能力都会带上他,他造成的破坏都由绿谷出久来修复,空余时间都用来和母亲学习炼制披风——他不满足于做一件普通的衣物,要炼制成防具供爆豪胜己长久地使用才行。

这可比做普通衣服难多了,要鞣制为数不多的狼皮,得有大量的练习,还有学习绘制法阵,挑选布料,造型等等。

等他终于将于将披风做出来时,距离他们对抗狼族已经过去了十年了。

披风像是被血染过,自带一种侵略感,有时还能看到布料上隐隐透出的法阵的光芒,领子是用狼腹部最柔软最蓬松的毛做的,领子、披风的颜色和爆豪胜己头发和眼睛的颜色一样是绿谷出久的小想法,这样小胜一定不会拒绝自己!

那次他们去小溪边,绿谷出久扭扭捏捏地,想送给他又有点害羞。

“有话就说啊,样子真恶心!”爆豪胜己对他一天的不在状态腻味了。

“小……小胜,请你收下这个!”绿谷出久拿出叠好放在盒子里的披风,鞠了个90°的躬,将盒子递到爆豪胜己面前,脸涨得通红,紧闭着眼睛,不敢睁开。

“什么玩意儿?”爆豪胜己满头雾水,接过了盒子,几下拆开,把披风拿出来,“哈?衣服?”

“是的!请您一定要收下我的心意!”绿谷出久用敬语大喊。

爆豪胜己抖了抖披风,“引子阿姨做的?”

“是我做的,请您收下吧!”绿谷出久哆哆嗦嗦地,被欺负了一般。

“搞毛啊,你这样子就像是我强迫你做的一样,”爆豪胜己不爽地啧了一声,“那我就收下吧。”

“非常感谢!”绿谷出久放松了,紧张到汗都出来了,伸手用袖子擦了擦额头的汗。

“感谢什么,老子不穿。”爆豪胜己冷哼。

“小胜收下就好啦。”绿谷出久扬起了大大的笑容。

爆豪胜己伸手捏住他的脸,毁掉这个让他有点心慌的笑,言不由心地说:“丑死了,不许笑。”

 

 

后来绿谷出久还送给了他用当时的狼牙和各种石头打磨串起来的项链。

但是爆豪胜己一直都用过他送的东西。

 

 

直到最近几年,绿谷出久从回忆中醒过来。

直到最近几年,爆豪胜己又成长了,他换下了以前以前的装束,直接把绿谷出久送的东西带全了,甚至上半身只穿了绿谷送的。

绿谷出久偷笑时被爆豪胜己发现了被他狠狠地教训了一顿,并警告:“别得意!”

 

 

绿谷出久弯了眼睛,其实小胜很喜欢的嘛,这些年都没换过。

小胜,会不会,也,喜欢,我,呢。

怀着这样的想法,绿谷出久终于睡着了。

 

另一边,爆豪胜己的洞穴。

金光闪闪的宝物被随意地堆成了山,这是爆豪胜己的床。

爆豪胜己正用着龙形,一拳一拳地捶着墙壁,大喊大叫,发泄着心中涨得满满的情绪,“废物!渣滓!居然敢亲我的手!啊!!!!!!!!!”

 

呀,真是一个平静又祥和的夜晚。

 

控制不住我自己,明明是一个想要愉快开车的文,私设和废话那么多

下一章开个大车!幼驯染太好吃了噫呜呜噫


(一)

龙咔X龙久

OOC预警

甜,不虐,绝对HE

脑抽产物,写得很差劲,希望看到的朋友能够多多包含啦


“喂!废物,别总跟着我!”爆豪胜己恼火地向背后那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吼着。

“啊!小胜……我想和你一起玩……”绿谷出久被他的声音惊到了,连脸颊上的雀斑都好似抖了一下,眨着湿漉漉的绿色大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面前的爆豪胜己。

“烦死了,Deku,”爆豪胜己看到那双晶莹剔透的绿眼睛,简直恨不得把它们扣下来,“废物就要有废物的自觉啊,不要碍事!”


爆豪胜己是一头年轻的红龙,刚破壳时它就表现出了强大的火系能力,在短短的一年内就能化成人形,普通的红龙只能口吐火焰,而他甚至可以双手手心迸发出爆炎,族内的长老赞他为继承先祖意志而出生的不世出的天才,从小在大家追捧下成长的他,骄傲得恨不得将脑袋昂到天上,以显示自己的超凡脱俗。

绿谷出久在族中也是特别的存在,只不过和爆豪胜己刚好相反,他的母亲是一位精灵,父亲则是一条绿龙,二者在其父成年历练时相知相爱,不知经过了多少波折才生下了绿谷出久,绿谷刚破壳时便是人形,但却无法变成龙形,且父亲也在其出生时就失踪了,由母亲单独抚养长大。

龙族的生育率不高,能在同一时期破壳更是少有的,身为同为尊贵的龙族幼崽,两个人一起长大,关系应该很好才对,可是……

“哈?你连龙形都化不了,出久,你这么废,不如就叫Deku好了。”爆豪胜己嘲讽地挑眉,压根没有和他商量的意思,只是通知他罢了。

“小胜,怎么可以这样……好过分。”绿谷总是怯怯地,低着头,却偏要抬起眼看他。

爆豪胜己看着他的眼睛,暗骂了一声,这个废物的眼睛怎么这么好看,“滚开,别叫我小胜!”

小胜的眼睛真好看呀,绿谷对他的话语充耳不闻,只是用憧憬的目光看着他的背影,小跑着跟上去,小胜的眼睛就像红宝石一样,殷红似血,我……我一定要变强,然后把小胜带回洞里藏起来!幼小的绿谷出久下定了决心。

日子就在这样的你追我跑中过去,不知不觉,两人已经快要成年,变成一头大龙了,即将迎来他们的成人仪式——出岛历练。

爆豪胜己已是少年模样,有一头阳光一般浅金色的爆炸头发,根根挺立诉说着主人的桀骜不驯,但只有他的母亲和绿谷知道,它们其实很柔软。耳上佩戴着打磨成勾玉形状的晶石,与他的红眸相映生辉。他披了件红色的披风,领子是远古狼的皮毛,拥在脖子周围,上身未着寸缕,露出结实的肌肉,只有脖子处带了项链,由各种名贵宝石串联起来在脖子上绕了两圈,垂在胸膛中间,下身穿了件紧身的裤子,族里的每一条龙看到他都会赞一句真是帅气的孩子呢。

而绿谷,与他的龙族身份不符,他似乎更偏向于母亲的精灵族的特征,他的身体纤细,身上只有一层薄薄的肌肉,总是穿得很“多”(龙族看来),将纤弱的身体包裹住,有着绿色柔软而蜷曲的头发,左右脸颊上各四个雀斑使他显得更可爱了,也许是品种原因,他显得比同龄龙(爆豪胜己)更小。


绿谷不听爆豪胜己说他碍事的话语,还是跟了上去。

爆豪胜己斜睨了身后跟上来的绿谷一眼,不屑地嗤笑一声,却也没再阻止他。

“小胜,你想去哪片大陆历练啊?”绿谷看着他飘扬的红披风,想拉住却不敢伸手。

“关你屁事,不要烦老子。”爆豪胜己对着前方伸出手,大喊:“去死吧!”说着,手中喷发出巨大的爆炎,将绿莹莹的森林炸出一片漆黑的空地,地上闪烁着星点火花。

绿谷熟练地拉开手掌,调动他的木系能力将森林恢复了原样,“可我想和小胜一起。”

爆豪胜己猛地回头,掐住他的下颌,凶狠地说:“谁他妈要和你一起啊,只会拖我后腿垃圾书呆子,乖乖地呆在岛上看你那该死的书去吧!”

绿谷突然听出了他话语内隐藏的关心,就一点儿也不惧怕了,即使他现在凶巴巴的。他伸双手包住小胜掐得他下颌生疼的手,脸上泛起红晕,却又坚定地看着他,“可我……想和小胜一起呀。”说罢,低首虔诚地吻了一下爆豪胜己的掌心。

爆豪胜己愣愣的看着看着将脸贴在自己手上,嘴唇还印在掌心的绿谷,他没想到,Deku,这个废物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他迅速抽回手,手缩回时摩擦到了绿谷柔软的嘴唇,紧握住手,将那种触感抓在手心里,他涨红了脸,开始大吼大叫:“Deku!你的脑子是不想要了吗!我宰了你啊!”

绿谷悄悄抬眼看他,发现他果然脸红了,头上的金发竖立着,发尖儿似要燃烧起来了,嘴角便不由自主地勾出了小小的笑容。

眼尖的爆豪胜己捕捉到了这个笑容,当场爆炸:“你在得意什么啊!Deku!”恼火地将绿谷一把扯过来,低下头,狠狠地在他白皙的脸上咬了一口,听到他惊呼了“小胜”一声,又想到可能会被别的龙质疑伤口,便没有咬出血来,想想又很不解恨,扯开了他的衣领,甚至将最上方的扣子拉到脱线飞了出去,看着他露出的雪白的肩头,用力咬了下去,看样子是想把他生吞活剥了,牙尖刺破了他的皮肤,爆豪胜己甚至伸出了舌头挤压伤口,待其渗出血后,用舌尖将血液卷走。抬起头,眯起了眼睛,眸中有岩浆在翻滚,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疤留着,没了就弄死你。”

绿谷拉住了他的披风边缘,才没有丢脸地瘫软下去,不争气的腿和面条一样无力,他颤抖着开口:“好……”然后压制住自愈的能力,其实也不用他费力,爆豪胜己本就是火属性,更何况他还用口水巩固了伤口,留下伤口轻而易举。伤口在龙族强大的自愈能力下愈合,又在双方刻意的控制下结了痂,痂掉落后,留下了一圈粉色的齿痕印记。

那是小胜留下的印记。

龙族的心跳一向是悠长而沉稳的,可此时绿谷只感觉自己的心脏疯狂地跳动着,想要蹦跶出胸膛,给爆豪胜己瞧一瞧自己炽热的向往。

那是小胜留下的印记!他又在心里重复了一遍,雀跃到想飞到天空大喊大叫,可是他没有办法变成龙形……

爆豪胜己看出了他的情绪变化,哼了一声,有些满意的撇了一眼那圈齿痕,嘴上却说着:“Deku就是Deku,永远都那么废。”

他拽回了绿谷手中的披风,化为了龙形,巨龙庞大的身躯站立着,他身后的肉翼铺天蔽日,身上是火一般的红色,他看着绿谷,喷出了鼻息,这个鼻息所展现的热度甚至将周围的空间都微微扭曲了。

绿谷坐在地上仰望着那个山一样的身影,看着他红色眼睛中自己的身体,一种强烈的欲望从心底涌了上来,他想要变强!想要站在小胜的身边!

甚至更强!把他锁在身边,只有自己能欣赏。龙族的占有欲在他脑海中细细呢喃。

爆豪胜己“啧”了一声,“Deku,还不快滚过来!”

绿谷连滚带爬地跑过去,爆豪胜己用爪子勾住他衣服的后领,扇着翅膀飞向了家的方向。

衣领有点卡着脖子,绿谷扯了扯前面的领口,使自己能喘过气来,风打在脸上有些痛,头发被风吹着拂过皮肤痒痒的,脸颊上被小胜咬出来的牙印隐隐的发烫,而他的心,也因为这头龙而激烈地鼓动着。

“别用这种恶心的眼神看老子!”爆豪胜己不爽地白了他一眼,见快到目的地了,怒气冲冲地把绿谷向前一甩,正好甩在绿谷家洞穴的门口,自己则飞回了自家,用着龙形哐当哐当地走进去了,背影都像燃着火焰。

绿谷趴在地上,看着地面,突然笑出声:“到家了呀。”

说完爬了起来,走进了洞穴。

“出久,你的脸怎么了!”

“啊!妈妈,是在森林里不小心遇到弥尔兽被咬到啦!是小胜送我回来的~”

“下次要谢谢胜己啊,以后在森林里要小心点哦。”

“哈……哈……我知道啦!”



弥尔兽是我私自设定的一个龙岛森林里的具有攻击性很强很暴躁的黄毛怪兽啦~

可能会写得有点长,第一次尝试写同人文ପ( ˘ᵕ˘ ) ੭ ☆

希望大家能指出我的不足呀,我会继续加油的(´▽`ʃƪ)

当然也要和我多说说话,鼓励鼓励我呀~